|觀點|

王受之:中國事實上並沒有真正的設計批評家

2018/06/26


6月22日晚,受邀於Deisgn360°,王受之老師在360°觀念與設計店裏為大家帶來了講座——談談設計那些事。


講座開講前,Design360°在一共多達八百餘人的兩個交流群中特別安排了線上提問環節,邀請到王老師加入群聊,為大家解答設計相關的問題。


在此,我們精選了其中的七個問題,希望各位能從王老師的回答中有所收穫。

 


#1

@肉:

王老師,之前很熱點的一件事是柳冠中說,紅點獎是商業機構來騙中國人錢,最近這麼多企業參加紅點獎,你怎麼看紅點獎和這個現象?

 

王受之:

最近大家都很關心柳冠中老師講的“紅點獎是來騙中國人錢的”這個講法,紅點獎是個商業獎這個是無可非議的,商業的運作它就是一種逐利行為,是追逐利益的。

紅點獎之所以能夠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懷,去支持,除了它是商業性質,想賺你的錢之外,還有另外一方面就是買方也就是我們自身想讓它賺錢。這說明了個什麼問題呢?就是中國目前還沒有一個很好的獎項,也就是還沒有一個具有公信力的獎項。其實這個問題並不在於紅點獎的本身,而在於我們自己沒有設立一個可以讓別人信服的獎項。現在大家都說我們有光華龍騰獎等,這些獎項和紅點獎相比較起來在國人的心目中還是不夠吸引的,或者說公信力不足。

所以我覺得真正要解決的問題不是罵外國人,而是自己要成立一個具有公信力的一個大獎,這才是我們真正要去做的。

 

1531450693124198.jpg


#2

@大翔:

王老師您好!很多人都說想談或者想看設計批評,但是現在這個批評的環境似乎不那麼自由,請問這個情況下的設計批評意義何在呢?

 

王受之:

這個關於設計批評的問題,其實也是很困擾我的一個問題。因為我的地位,我在美國教書很多年了,大家把我的工作範疇歸為design critic,或者art critic,我就是一個批評家。在國內,大家把我叫做歷史學家the historian。

歷史學家是研究過去的,批評家就是對現在提出意見。其實在這個稱呼上就表現出,在國內事實上並沒有真正的批評家。它的關鍵問題就是在目前國內的情況下,批評是很容易得罪人的,因為我們這個行業比較複雜,如果你說你真的是要提出個人意見的話,你是會得罪很多人。

像我就已經在設計教育界裏面被稱為大嘴巴,就是我已經是屬於講話很多的人了。比方說我對很多學院直言不諱的講話,大家都覺得很受不了。最近有人告訴我,我這個人講話太直了,第二就是說我得理不饒人。

 

1531450728961114.jpg


其實我在國內的批評的尺度,比我在美國的遠遠要低得多,我已經很關照人了。那麼,像我這樣一個背景的人都要如此小心謹慎,可以想像一般在體制內做批評的人基本上是無法去作出批評的。現在的批評家基本上是在說好話,說大話,而不是真正的批評。

我們知道做設計如果沒有批評,這個設計水準是上不去的,就是有銳利眼光有角度的人他不能提意見不敢提意見,那這個設計還怎麼能提高呢,現在是一片叫好的居多,沒有人說差,說差的往往是對那種弱勢的人說差,對強勢的人就不敢說差,所以我對這個是非常的困惑啊!

我就講一句,張藝謀的設計就應該受到批評。

 

1531450781394300.jpg


#3

@zjsy:

最近很多報導高校學生甚至是老師的作品都是抄襲,請問老師怎麼看待這種情況?中國設計師的原創之路究竟應該怎麼走?

 

王受之:

最近有很多所謂老師、學生的作品涉及抄襲的事情,我也覺得很震驚。其中有一個還是西安美院的副教授還是博士,抄的完全一模一樣。我都覺得他有點艱難啊,那個東西如果要我原創我可能都做得更快,他居然那麼費勁一點點地抄,並且抄完以後呢,居然沒有人發現,這個事也是很惡搞啊。

這個例子其實可以說明我們的設計現在已經淪落到什麼地步了,這是一個讓人覺得很擔心的問題,這個問題也就是說,它的功利心太大了。因為設計本身,我特別講過,設計只是一個給人民提供方便的一個活動,設計就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創造一個方便的生活環境,這就是設計的本身。現在設計變成一個功利性的活動,所以呢,為了走捷徑就出現了這種下策的東西,這是讓人心痛的。

 

1531450827898202.jpg


這個問題你說要完全杜絕也比較困難,因為現在這個數碼時代非常的發達,我看到很多學生的作業,自己都沒有辦法去決定。

因為一個班的學生有那麼多,每個人都做一個比如說環境保護的海報啊,這個我們看起來以後,我老覺得有些我在哪看過,但是我又不能說。現在你沒有找到一個依據你不能說別人是抄襲,但是我老覺得我見過,所以對我們來說也是有一定的困難。

至於說難成這個樣子,我們怎麼辦呢?我其實就說這是一個急功近利時代的一個必然的結果,如果在設計上他不是這麼急功近利,這個就可以避免。但是我們做不到,因為我們處在一個就是怎麼一個時代,你們到北歐國家看,他們沒有這樣,到日本看,他們也很少這樣的情況,就是情況不一樣。

 

1531452054133312.jpg


#4

@林二汶?:

王老師好!我之前看到日本設計大師黑川雅之說,中國人太執著於金錢,是一種悲哀,您怎麼看?

 

王受之:

我其實覺得這個講的是對的。我們這個功用主義,太重。應該說我們整個民族,都很注重功用,很多人經常講一句話,就是這個有什麼用。比如說有時候我跟大家談一部小說,大家就會問你這個小說看了有什麼用。

我覺得世界上有很多東西,它不是為了“用”。有些時候你去外面看看風景,你看看山川,你會說看看這個有什麼用,我們一定要把那個功用搞得很清楚,就是我們太急功近利。我們到那個廟裏去,這個宗教的東西也變成了功用的。我有一次到黃大仙過年燒香,旁邊的老太太在那磕頭,我就問了個老太太,我說你磕頭求什麼,她說求我的兒子今年娶個媳婦。我就覺得宗教不應該是這樣用的。

 

1531452092382896.jpg


我們能夠把所有的東西,無論是哲學,無論是美學,無論是個人的休閒,都變成了一種功用。其實我覺得我們真正的問題是我們太功用,就是什麼東西都要講有投入必須有產出。

其實做人來說有很多時候是沒有什麼功用的目的性,這個人他才過得愉快,那才是一個“人”的日子。我有時候在冬天下完雪以後太陽出來,有些人在院子裏面曬著太陽,我在那裏睡一下,就覺得那是人生很愉快的一個時刻。但那個沒有什麼功用,那就是休閒。我覺得什麼時候我們能夠都把生活態度變成雪後陽光裏曬太陽的那種感覺,咱們的設計大概就走上自己的路了。

 

1531452144232801.jpg


#5

@廣州 學生 holly:

老師您好,我想問大學的校園生活真的給我們提供了充分學術氛圍嗎?有點困惑,除了學生的素質問題,現在我們的大學老師真的合格嗎?不能把問題的矛頭都指向學生吧,謝謝老師。

 

我們現代藝術教育的擴招是在2005年。在以前我們這個藝術學院都很小——原來我八十年代在廣州美術學院,開始和尹定邦老師高永堅老師一起去創造這個設計系的時候,我們廣州美院的老師比學生還要多。那個時候我們大概是有兩百個學生,三四百個老師,這樣的比例就是,一般來說是兩三個老師對一個學生那種比例,其實現在國外有很多都是這樣。到後來我們廣州美院變成了一比七、一比八、一比十,都還是合理的。

但是現在很多院校的比例是一比四十,就是一個老師對四十個學生,這就是倒過來了。那麼這種擴招就造成了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說老師不夠,而好的老師就更少。

 

1531452170393998.jpg


#6

Magonlia:

王老師您好,面對國內現在的設計教育體系。有哪些能夠有實質性的工作可以進一步提高國人設計整體素質提高,並帶動中國在世界的設計影響力呢。

 

首先我認為這個問題是兩個問題:  提高國人素質這是更重要的,至於中國是不是引領世界的設計我覺得這並不是很重要。

一個國家如果老想著去引領世界的話,那它總是引領不了的,最好是不要想這一點,你就會自然去引領,就是要學謙卑一點。

但是素質是要提高的,中國這麼大,我們現在說要提高中國人的素質其實這個題目太虛了,我覺得中國人要提高的話是要區域性的去提高。也就是說在某些省份,在某些城市的人口素質是可以比別的地方提高得更快,提高得更高的。經濟發育比較好的省份,它是有可能的,但是也要擺脫一些自己的問題。

 

640.gif


所謂擺脫自己的問題,就是有些經濟特別發達的省份,它的整體水準比較低。就以我是一個廣州人來說,廣州的總體水準是偏低的,廣州市很有錢,我們廣東最有錢的一個地區是潮汕地區,但是潮汕地區的這個公共設計的水準是全國範圍內比較低的,也就是說不等於有錢就會提高這個素質,有錢往往會受到影響。我們經常說土豪土豪,這就是說有錢反而沒品味,所以我們不要以為越富有素質就會越高,這是不一樣的。

所以有新的提高是很重要的,我覺得中國有些城市在提高國民素質的方面上的確是做的很不錯。比方說我在杭州,我覺得整個杭州的設計它關心的程度就比別的城市要高,像蘇州我覺得也是做的不錯,像小小的揚州也是做的不錯。我們廣東呢,其實是非常富有,但是做得……

 

1531452242467927.jpg

王受之老師為Design360°題寫:

「Less!少設計是好設計!學會做減法,比做加法難!」

 

 

#7

我們學設計的學費並不低,但是感覺我們並沒有得到應有的設施等等。之前去上海設計學院,可以讓學生自己親身去體驗去實踐,而我們並沒有。一個八大美院之一的美院不應該這樣跟不上時代吧,感覺我們並不是學校跟不上企業,而是我們的學校並沒有把該花的費用用到該用的地方,真是一直在評各種排名。

 

 大家說現在這個學設計學費高,但是沒有學到該用的東西,大的學院現在都在爭排名,這個肯定講的是一個真實的情況。

因為現在比來比去,教學品質這樣東西是很難看得出來的,就是我們說教出一個好的學生,這個學生是不是真的好,是要通過畢業以後很長時間的一個洗練(才能看得出來的)。

我記得我當年教過的學生當中,現在看起來很多都很不錯。像集美組的大佬們,梁建國啊,白馬的韓子定啊,這些都是很優秀的學生。但是這個要經過很多年實踐才能夠顯示出來你教的這個學生是不錯的,這個是要一個時間。

 

1531452297128596.jpg


我們說如果要用通過實踐才能夠證明你教學好不好,這個現在國內是等不及的,所以現在大家那就用排名,排名就是硬性的指標。所以你就爭很多東西,舉辦重大的活動,請一些外國名家來演講,舉辦各種各樣的重大的國家的設計的專案,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爭的排名。

所以現在的名校,它就變成了一個只是爭自己的硬指標的排名,而並不是提高實質的資料。而國內沒有別的方法去衡量一個教學的品質。

現在的悲哀就在這裏你環顧國內的各種六十多個獨立的藝術學院,但是他是上他真正是能夠交出非常好的學生的,是鳳毛麟角,我這樣講可能攻擊了一大片的,很多人不開心,但是大家捫心自問是不是教出好學生,我覺得是還有討論的餘地。

 

1531452325924064.jpg

講座最後的大合照,大家找到自己了嗎?

 


FireShot Capture 238 - Design360_ - https___mp.weixin.qq.com_s.png

掃描二維碼

關注一直播 @Design360 (ID:198114684)

觀看講座直播回放及往期 360° talk

 

 

感謝提問者和熱情參與的線上線下觀眾

本推送所用活動照片版權歸Design360°所有

未經允許禁止他用


中国禁播色情电影